2019沿海港口發展機遇與挑戰並存

2019-01-16 10:10:59

2018年以來世界經貿格局深刻調整。全球保護主義、單邊主義抬頭,經濟全球化遭遇波折,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體制受到衝擊,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,世界貿易受到影響,IMF預計全年商品和服務貿易將增長4.2%、放緩1.0個百分點。我國沿海港口吞吐量預計將達到94.4億噸,基本實現預期增長。

在國內外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背景下,2019年沿海港口生產主要指標仍將繼續保持平穩增長,但增速較2018年略有減緩。另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繼續推進、國內外經貿形勢的不確定性、港口資源整合等問題值得關注。

2018年

貨物吞吐量基本實現預期增長

集裝箱實現較快增長

2018年沿海港口吞吐量預計將達到94.4億噸,同比增長4.2%。由於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加大,中美貿易摩擦進程和影響超過預期,沿海港口生產增速有所放緩,全年增速僅快於2015年和2016年。

港口煤炭運輸較快增長,下水格局大幅調整。2018年煤炭供給側改革使先進產能不斷釋放,全國原煤產量達到32.1億噸,同比增長5.4%。在此背景下,2018年沿海港口煤炭及其製品生產將達到16.4億噸,同比增長6.5%左右,繼2017年重新奪回沿海港口第一貨類的位置之後,繼續鞏固規模優勢。唐山港、秦皇島港、黃驊港和天津港四大港口占北方港口煤炭下水量的份額達到92%左右。在國內結構調整政策推動下,唐山港實現50%超高速增長,超過秦皇島港和黃驊港成為北方煤炭下水第一大港口,所佔份額大幅上升至30%。

2018年在國民經濟穩定增長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推進的引領下,鋼鐵市場供需形勢好轉,價格高位運行,鋼鐵行業扭轉了多年來微利甚至虧損的局面。但2018年鋼鐵行業良好的形勢並未傳導到鐵礦石需求上。受到三大因素影響,1—11月份,國內鐵礦石產量、進口量均出現下滑。預計全年沿海港口外貿鐵礦石進口量降至約10.1億噸,同比下降3.0%。在內貿轉運增多以及其他金屬礦石較快增長的帶動下,沿海港口金屬礦石吞吐量達到15億噸左右,同比微幅增長0.5%。

2018年國際油價總體攀升,均價同比增長32%,10月初一度達到74.9美元/桶,但隨即出現暴跌,三個月跌幅超過40%。國內產量未受到高油價作用的提振,同比下降1.6%。在加工需求旺盛、國內產量下滑、貿易商投機行為等因素帶動下,我國原油進口保持9%左右的快速增長,帶動沿海港口外貿原油進港量實現9%左右的增長,達到4.1億噸。

2018年中國天然氣需求繼續保持強勁增長勢頭,預計全年天然氣消費量同比增長17.0%。需求繼續帶動天然氣進口快速增長,沿海港口外貿液化氣、天然氣進口同比增長21%。

預計2018年全國港口集裝箱吞吐量2.5億TEU,同比增長5.2%,略低於原預期的2.52億TEU。從航線結構看,國際線受外需環境影響較大,同比增長3.3%,增速不及預期,特別是美國航線前5個月實現預期強勁增長,受貿易摩擦第一回合影響,增速降為零,受第二回合影響,9月份後出現負增長。而內支內貿線實現了7.3%較快增長,略高於預期水平。

港口建設投資繼續下滑

上市公司盈利保持增長

近幾年,港口吞吐能力適應性保持在適度超前狀態,一度觸及超前水平,供求關係和新港區開發使競爭加劇,部分碼頭公司債務問題開始顯現,市場調節作用也發揮作用,建設投資連續6年負增長,供求關係趨向改善,資源整合不斷推進。2018年沿海港口建設投資預計不足500億元、新增沿海萬噸級以上泊位45個,投資降幅接近20%,吞吐能力適應性進一步降至1.22,依然處於適度超前區間。

2018年港口吞吐量增速趨緩,但企業盈利繼續保持平穩增長,前三季度除廈門港、重慶港九、天津港外,其他港口上市公司淨利潤均實現增長。整個港口板塊合計淨利潤增長達到8.2%,同期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增長9.1%。

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推進

重點領域改革進一步深化

2018年交通運輸部繼續規範港口服務性收費,會同國家發改委印發了《進一步放開港口收費等有關事項的通知》,進一步完善港口價格形成機制,進一步規範拖輪使用和收費管理。上海、天津等7家港口主動調減港口作業包乾費,進一步減輕外貿、航運企業成本。天津等沿海城市先後出台口岸“陽光價格清單”制度,進一步規範收費行為,改善營商環境。

2018年沿海各省港口資源整合繼續推進,遼寧港口集團、渤海灣港口集團、安徽港口運營集團有限公司等相繼成立,基本形成了“一省一港”格局,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議價能力、有效避免區域內競爭、提升資源利用效率。

運輸結構調整在2018年加快推進。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推進運輸結構調整三年行動計劃(2018—2020年)》,要求推動集疏港鐵路建設,推進大宗貨物集疏港運輸向鐵路和水路轉移。2017—2018年津冀、山東、長三角區域港口煤炭集港公路運輸大幅下降,逐步轉為鐵路或水路運輸,2018年沿海7個主要集裝箱鐵水聯運港口鐵水聯運量同比增長25%。

2019年

吞吐量維持穩步增長

大宗散貨進口有所減緩

港口吞吐量一直是經貿形勢晴雨表,2019年沿海港口生產依然面臨諸多不確定性的影響,基於對世界經貿形勢以及我國經貿發展趨勢的判斷,並結合港口自身發展趨勢,綜合判斷2019年沿海港口吞吐量達到97.7億噸,同比增長約3.5%,增速較2018有所減緩。

宗散貨進口有所減緩。煤炭下水穩定增長、進口將基本持平。2019年固定資產投資將趨穩回升,全社會用電量將保持在5%—6%的增長,而新增火電裝機保持較快增長,宏觀經濟對於煤炭需求仍保持健康狀態。國家大力推進“運輸結構調整”,2018—2020年國家鐵路每年將新增煤炭運量1.5億噸左右,其中“西煤東運”的主幹線唐呼線、瓦日線等是增量的重點方向,總體有利於北方港口煤炭下水量的增長。國家積極推動煤電企業簽訂長期協議合同並加強執行力度,進口煤炭將受到合理控制。預計煤炭進口將趨於平穩,港口煤炭進口量將與2018年基本持平。綜合分析,2019年沿海港口煤炭吞吐量同比增長4.6%。

2019年我國鐵礦石進口將小幅下滑。首先,2019年我國粗鋼生產消費仍處於峯值平台期,甚至可能出現小幅下滑,不利於鐵礦石進口需求的增加。其次,港口鐵礦石庫存仍處高位,進口補庫動力不足。國際鐵礦石市場總體將趨向寬鬆,價格上漲空間不大,貿易商投機存貨動力有限,港口庫存大幅增長的概率不高。第三,廢鋼替代因素增加。2017年以來我國廢鋼在整個鍊鋼流程的應用不斷增加,未來仍將保持較快增長,對於鐵礦石的需求將有一定替代影響。第四,礦石品位提升。由於我國環保要求不斷提升,對於高品質礦的需求不斷增長,進口礦石品位可能將繼續有所提升。綜合分析,預計2019年沿海港口鐵礦石進口同比下降1.5%,金屬礦石吞吐量同比小幅增長0.3%,主要依靠其他金屬礦石增長帶動。

儘管商務部下發2019年原油非國有貿易進口允許量為2.02億噸,較2018年大幅增長6000萬噸,同比增長42%,但國內石油(特別是成品油)需求不旺,國內原油有望穩產或小幅增長,均對原油進口帶來一定抑制。2019年成品油出口依然保持旺盛,同比增加9%,是拉動原油進口和原油加工量增長的重要因素。2019年我國天然氣需求仍將保持良好增長勢頭,“煤改氣”是重要推動力。綜合分析,2019年沿海港口石油及製品吞吐量同比增長4.2%。沿海港口原油進口同比增長3.6%、液化氣天然氣進口同比增長20%。

集裝箱方面,2019年世界經濟下行風險增大,增長速度可能越過本輪增長週期的頂點,出現小幅回落。而受貿易保護主義抬頭、中美貿易摩擦存在較強不確定性等消極因素影響,國際貿易增速將有所下滑。2019年我國經濟增速將有所放緩,但“六穩”政策不斷髮力,將有利於提振市場信心,國內消費需求基本穩定,投資企穩回升。結合對世界及我國經貿形勢分析,預計2019年全國港口集裝箱吞吐量達到2.6億TEU,同比增長4.0%,其中國際線增長2.5%,美國航線不確定性較大,“一帶一路”國家航線將繼續保持較快增長,內支內貿線增長約5.6%。

從外部環境看,2019年全球經貿發展不確定性增強,下行風險加大,我國經濟增長將進一步放緩,港口吞吐量將繼續維持低速增長態勢,增速進一步放緩,碼頭大規模建設動力不足,而沿海港口建設投資連續6年放緩,但總體能力適應性仍處於適度超前區間。2019年港口主要投資在於完善集疏運通道、提升服務功能、應對結構調整。

2019年沿海港口資源整合大幅推進,基本形成“一省一港”格局,市場集中度大幅提升,進一步提升了與全球船公司的議價能力,而改善營商環境、降成本要求將繼續影響港口收費。綜合判斷,港口裝卸收入、利潤將較2018年有所增長。另一方面,港口盈利水平還取決於業務結構、服務水平以及資本運作能力等。總體上港口行業盈利狀況將趨於改善。在盈利的帶動下CPSI將略強於大盤走勢,同時由於盈利能力差異、資本結構調整各港口企業股價走勢將出現分化。

積極應對國內外經濟下行壓力

繼續推動港口高質量發展

2019年除了關注港口生產外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繼續推進、國內外經貿形勢的不確定性、港口資源整合等問題也值得關注。

航運強國引領下沿海港口朝着“勇創世界一流港口”方向繼續推動高質量發展。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,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之年。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“經濟強國必定是海洋強國、航運強國”,對港口發展也相繼發出“一流的設施、一流的技術、一流的管理、一流的服務”“建設好、管理好、發展好”和“勇創世界一流港口”的重要指示,要求港口進一步提升服務保障能力,進一步加快高質量發展,轉型升級、提質增效。

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繼續推進。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方向為“鞏固、增強、提升、暢通”。在交通運輸領域,即補短板、降成本,優環境、強服務,抓創新、增動能,提效率、促融合。沿海港口在加強航道、集疏運等基礎設施建設,有效降低物流成本、進一步規範、降低港口收費的同時,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,提升港口服務水平,進一步挖潛新技術在港口行業的應用,有效提升港口生產效率和水平,促進海鐵聯運等多用運輸方式融合發展。

另外,2019年全球經濟下行風險進一步加大,國際政策協調難度加大,貿易投資保護主義升温,中美貿易摩擦具有較大的不確定性,摩擦影響進一步發酵,由此可能帶來港口運輸產生較大波動,沿海港口需要做好相應的應對措施。另外我國經濟下行壓力增大,“六穩”政策進一步發力,繼續加大基礎設施補短板力度,港口基礎設施建設應受到關注。

2019年運輸結構調整將繼續大力推進,煤炭、礦石等大宗物資運輸對港口集疏運體系的要求不斷提升,勢必推動港口結構調整,既包含港口內部生產方式、貨類的調整,又包含區域內港口功能的調整,將對現有港口格局產生較大影響,沿海港口應高度關注,積極採取措施應對。

目前港口整合趨勢日益明顯,逐步形成了全省整合、央企介入、港航聯動的新局面,“一省一港”的格局初步形成,招商、中遠等央企、航運企業背景主體更多參與到港口整合中,長三角港航一體化逐步推進,未來區域港口一體化發展趨勢,大區域港口整合動力、困難以及實施的必要性需要進一步加強研究。

自由貿易港政策繼續實施,“1+3+7+1”自貿區格局形成。隨着改革開放繼續深化發展,自貿區甚至自貿港政策將會對港口發展起到重大的推動作用。上海自貿區將進一步擴建,或將有更高水平的開放政策值得期待。

交通運輸綜合執法改革逐步推進。2018年12月份,中共中央辦公廳/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於深化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改革的指導意見》,交通運輸部印發《貫徹落實<關於深化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改革的指導意見>的通知》,目的是要深化行政體制改革,整合精簡執法隊伍,解決多頭多層重複執法問題。地方港航管理部門應予以高度重視,加強對於安全監管等方面的關注,避免在改革過渡期出現安全監管領域分工不明確、監管空缺、工作脱節等現象,確保水運安全形勢總體穩定。


<